请再给吾一次机会

 公司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22 15:26

继父在吾八岁那年来到了吾的身边。从那以后,他就像一棵大树相通扎根在吾生命的土壤里,为吾遮盖人生的风风雨雨。

吾背着他进病房的时候,眼泪怎么也限制不住,痛苦像一张网笼罩着吾。(来源:网络  若侵权,请有关删除)

吾上幼学时,是他背着妹妹,领着吾穿走在往私塾的巷子上,穿走在家属院的每条胡同里。吾写作业时,给吾削铅笔的是他;吾睡眠时,给吾盖被子的是他;吾吃饭时,给吾夹菜的是他;吾逃学的时候,扬首巴掌吓唬吾的也是他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多号:广州万隆。文章内容属作者幼我不都雅点,不代外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2009年春节,永久劳作的继父突然得了脑中风。吾背着他进病房的时候,眼泪怎么也限制不住,痛苦像一张网笼罩着吾。继父入院的那些日子,吾日日夜夜守在他的床前,每天都在为他祈祷。一方面期待他能尽快益首来,另外一方面就是下信念以后肯定要益益照顾他。

能够是吾无声的呼喊唤醒了继父,能够是继父还不弃得让可怜的母亲一幼我孤苦地生活,能够是继父的驯良感动了上苍,二十多天后,已瘫痪的他竟然稀奇般地站了首来。

继父站首来的那一刻,吾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无法按捺地涌了出来。

吾不清重生活还给不给吾孝敬继父的机会,想着童年时那些不听话的行为,吾的内心对继父足够了愧疚。看着病床上已经说话不清的继父,吾真的勇敢一致都已经来不敷了——来不敷的喜欢,来不敷的回报,来不敷的感恩。吾在内心一千遍一万遍地呼唤,继父,您肯定要给儿子一个孝敬您的机会。

吾的亲生父亲在吾六岁那年因公殉职。在吾的记忆中,亲生父亲的印象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,这些碎片无法拼接出一幅完善的图画。而在吾内心永久扎根的,永久顶天立地的人就是吾的继父。

1998年,父母双双下岗,为了养育吾和妹妹,有意脏病的继父推着一辆三轮车,每天穿走在大街幼巷,拉煤、扛面、当车夫。什么苦活、累活、脏活,他都抢着干。他辛辛勤苦挣来的钱都交给母亲,兜里从不留一分钱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吾和妹妹能过上像样的生活,吾的继父能够说是什么苦都吃过,什么累都受过。